消费满$35免邮费 / Free Shipping $35 and above.

匕首与投枪,鲁迅以文为刃的抗争:横眉冷对千夫指,却以深情待人间

匕首与投枪,鲁迅以文为刃的抗争:横眉冷对千夫指,却以深情待人间

Vendor
崧烨文化
Regular price
$24.00
Sale price
$24.00
Regular price
Sold out
Unit price
per 
Tax included.

ISBN:9786263327016
作者:潘于真, 李正蕊
出版社:崧烨文化

【内容简介】
  在纷乱的清末民初,战争、迫害、骂名、流离的噩梦如影随形,
  他从不惧,一枝笔杆挺起他的傲骨,一串文字,成为锋利的匕首投枪,
  刺向恶俗、旧制、麻木、自欺欺人、丧权辱国!切开这些,找到自由。
  那奋战到生命终结仍至死不屈的身影,是鲁迅。

  ▎「巨大的建筑,总是由一木一石叠起来的」
  ──书为终身良伴造就文力,旧思想的破除者反是读遍旧思想的人
  鲁迅从小博览群书,反覆成诵,甚至中了科举!从小的勤勉好学与他未来用一生精力写文救世密不可分,家道中落刻苦求学让他面对种种磨难依然不屈,在学识上,他成为泰斗;在革命中,他成为精神。跨海求学更让他对中国乃至于中国人的沦丧深有所感,这位在医学院的年轻人,暗自下定决心,他要当医生,让笔杆成为手术刀,改造病入膏肓的家乡。

  ▎「贪安稳就没有自由,要自由就要历些危险。只有这两条路。」
  ──独行的猛兽越苦痛越坚定,不惧流言苦难,尽管恨我吧!
  在日本,他第一个响应革命的剪辫,他明白与其「震骇一时的牺牲,不如深沉韧性的战斗」,戴上假辫与帽子掩人耳目。笔刀未辍,愿意成为将亡铁屋中的清醒者,承受将死者的怨怼与面对死亡的悲哀,但是不能放弃任何一线希望,只要醒来的人够多就能冲出铁屋。要恨便恨,无所谓,不成功,便成仁。

  ▎「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。」
  ──《阿Q正传》、《狂人日记》我不是要针对谁,我是说在场的各位都很愚昧!
  阿Q在被侮辱和蹂躏的生活中,养成了十分怯懦的习性,却又常常表现出荒唐怪诞的「精神胜利法」。这种富有喜剧性的矛盾和纠葛,在鲁迅笔下俯拾即是。阿Q引来大量争议,不乏对号入座者,达到了鲁迅要的效果。「悲剧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,喜剧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。」阿Q是悲剧,人们以为重要的生命、传统的伦理、价值观全部无用;阿Q是喜剧,自欺欺人的精神胜利面对真正的存亡只是一个笑话。

  ▎「无情未必真豪杰,怜子如何不丈夫。」
  ──看似杀伐冷酷决绝,实则怜爱情深不辍
  以笔刀挑战一切的战斗者,所有战力都来自一腔深情与深情所催化的热血。他深爱相互扶持共患难的许广平,难产时他毫不犹豫选择保妻子;人说鲁迅不可打扰,孩子偏偏喜欢撩拨逆鳞,他也只是笑笑,聚会三句不离妻小。他深爱著他的国家与生长的土地,情越深越愤怒,越愤怒,越无奈,越无奈,越要挺直腰杆再战。终其一生,未曾停止他的深爱与抗争。

  「希望是附于存在的,有存在,便有希望,有希望,便有光明。」
  「希望本无所谓有,也无所谓无,这就像地上的路,其实地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便成了路。」
  怀抱希望,无路便开路,前方渺茫不能撼动半分决心,他愿走成别人的希望。